当代实力派画家:晏建华人物画作品欣赏

m.918博天堂

2018-10-24

▲国画《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》且看他的《心莲一朵朵》:一袭红衣的罗汉,静坐莲台上,香炉,经书,闭目沉思的瞬间,皆是栩栩如生,有古雅禅意溢出纸面,写出了禅意人物的精神气质,凸显艺术张力。 整幅作品以静的方式处理画面,趋简避繁,追求一种松动淡逸的笔性,富有鲜明的艺术个性。

再看这幅《众人皆醒我独醉》,画面十分简洁明亮,四儒生形态各异,形神兼备,仙风道骨与不同凡俗的内蕴,随着画面的主体自然而然地流露,非常生动自然。

加上画面上方颇有晏氏风格的书法题款,再在恰当处配以若干印章,充分彰显出了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气象和远离俗世的几分禅意。 《达摩面壁》图勾勒墨法浑劲,苍拙朴厚,笔墨精炼有力,整幅画充满了悠远的禅韵,具有无限禅机。 画面上,达摩祖师闭目合掌静坐,表情刚毅,高额深目,大鼻子、串脸胡,洋面孔却不显生硬,和善可亲,透出佛的神圣,那份专注,像悟道,像冥想;身边,三炷檀香,有如达摩的信念之火燃烧得炙热。 《钟馗镇宅纳福图》中钟馗暗灰色的衣服,仪态悠闲,怒目圆睁,须发如钢丝舞动,袍袖高挽,手中宝剑寒光闪闪;两只蝙蝠翩然而至,上下飞舞。 人物形象栩栩如生,降魔纳福的意境跃然纸上。 《兰亭图》是《兰亭序》的简化版,没有完全按照原意呈现,只画了五个神态悠然的儒生。

但整个画面十分和谐,人与景参差错落、层次分明,节奏、韵律拿捏到位。 人物用线疏朗流畅、精炼细致,造型高古,各具情态,将高士们超凡脱俗、放浪形骸的气韵神采表现得恰到好处,颇具传神之妙。

《莲塘花开》更像是一首抒情诗:莲花盛开,月光水一般从天际流下来;两仕女曲膝而坐,琴箫相和,其仪态悠闲淑雅。 吹箫女子娴静而淡雅,神情仿佛若有所思,一双明眸凝望远方,眼神中似乎还有一缕若即若离的淡淡哀愁。 红衣女子低头凝视,素手拨弦,仿若朱唇微启,袅袅歌声便荡人心扉。

琴声悠扬,如高山,如流水,潺潺铮铮,令人心旷神怡。 晏建华作画很注重书写性,他用具有书法笔意的线条,编织成变幻多姿的人物意象,笔法生动活泼,笔力穿透纸背,线条自然爽利。

在凸显线条功能的同时,注重其自身的表现性,劲中带柔,稚中寓秀,随人物结构而恣肆挥洒,灵气飞动,线质随其变化为方圆、长短、起落、转折、疏密、巧拙等书法情趣,具有很强的连贯性和节奏感,使画面充满质感,显得不轻挑,不浮躁。 晏建华的作品是属于令人沉思的一类。 一件作品令人沉思,必定有其不凡之处。

其作品包含禅理禅趣,构成了画面空灵流动的独特意境,充分体现了幽淡高远的风格。 或色相具泯、充满禅机;或清幽恬淡、妙近自然;或淡荡简练、含蓄不尽。 他从传统中汲取了丰富的养分,同时又用笔墨抒写着自己的文人情怀。 艺术的本质是真诚。

晏建华谦虚低调,真诚善良,笔下人物均面相慈善,和蔼可亲。 他喜欢以紫藤、荷花、葡萄作画面背景,用色唯美,几近梦幻,禅意绵绵。

他不说教,却于静默中传递真善美,在无声处鞭挞伪丑恶。 格物传情,实乃高手!李晓文(作者系作家、美术评论家)。